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东魅平台

时间:2019-12-09 16:00:25 作者:大卫2平台 浏览量:67944

东魅平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东魅平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东魅平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1.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东魅平台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海王星娱乐网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凯发k8官网下载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百家乐导航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凯时国际app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AG凯时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nba网上开户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凯发k8官网下载

图源:pixabay.com

一与叙利亚反对派有联系的监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称自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至少124起针对教会的袭击事件,而且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对其中的约60起负有责任。

9月5日,一个监察叙利亚冲突的非政府组织“叙利亚人权网络”(Syrian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题为《以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为目标是对世界遗产的威胁》(Targeting Christian Places of Worship in Syria is a Threat to WorldHeritage)。据悉,这间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卡塔尔。

该报告借鉴了自身自2011年成立以来的、分布于数个城镇和社区的情报来源网络,以及对新闻和事态发展的日常监视。报告记录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附近没有军事指挥所或武装的平民敬拜场所的爆炸事件,以及敬拜场所早已成为军事指挥部门的情况。所记录的袭击事件还包括在某些情况下敬拜场所遭不同党派进行的多次袭击的情况。

报告发现,自2011年3月至2019年9月期间,叙利亚现政权对60%以上的“叙利亚基督教敬拜场所遇袭事件”承担“首要责任”。报告称,自内战开始以来的八年间,阿萨德政权至少对48间教会进行了75次袭击。

根据报告的说法,阿萨德政权的袭击是由军方、安全部队、当地民兵或什叶派外国军事人员(如受伊朗支持的亲阿萨德组织)进行的。

报告还称反对派武装派系应对针对21间教会的33次袭击负有责任,而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应该对针对八间教会的10次袭击负有责任。同时,与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沙姆解放组织(Hay’at Tahriral-Sham,由征服沙姆阵线与其他反对派团体建立的一个联盟)则对针对两间教会的两起袭击负有责任。还有四起袭击事件归咎于“其他党派”。

报告指出:“尽管敬拜场所被指定为应受保护的文化和宗教财产,但叙利亚境内持续不断的大规模轰炸导致大量敬拜场所遭部分或全部破坏。”“对基督教敬拜场所进行袭击,这是一种对叙利亚基督教少数团体进行恐吓及造成流离失所的形式。现任政权对叙利亚各个层面上的破坏、流离失所和崩溃负有直接责任,主要原因在于它这个国家机构…被用来对接连不断的人民起义发动系统性战争。”

叙利亚各地的很多民众都希望该国能拥抱民主的政府体制,摆脱阿萨德及其家人的独裁统治。

虽然阿萨德政权声称自己是叙利亚基督徒的“保护者”,还称该国很多基督徒也是支持总统的,但这份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表明,叙利亚军方将攻击任何被它认定为反阿萨德的社区。“叙利亚人权网络”的主席法德尔·阿卜杜勒·加尼(Fadel Abdul Ghan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叙利亚政权总是打着积极的口号,把自己描述为‘保护者’,但它实际上是干了相反的事情。”

“虽然该政权声称自己没有犯下任何侵犯人权的事情,而且还热衷于保护叙利亚国家及少数群体的权利,但它已经进行了数量甚多的行动,对所有寻求政治变革和改革的人士进行镇压和恐吓,毫不在意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种族如何,以及行动是否会导致叙利亚遗产遭破坏或其他少数族裔会流离失所。”

9日周一,“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Americans for a Free Syria)的政府关系负责人埃里卡·哈尼查克(Erica Hanichak)在致一新闻机构的电话中告知记者,称叙利亚的暴力事件恰逢基督徒的大规模外逃。据悉,“为自由叙利亚而努力的美国人”为一家宣传为叙利亚人民带来世俗民主的组织。

哈尼查克称在战争开始之前,基督徒占叙利亚人口的约7.3%,或占2300万总人口中的170万。但如今,基督徒估计约占总人口的1.9%至2.5%,还不到45万人。“实际上,大多数与我进行过交谈的叙利亚人都将这种衰退归咎于阿萨德政权。这可以说是叙利亚政府蓄意迫害基督教地区。”哈尼查克也有补充,称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北部的崛起也发挥了部分作用。

加尼也告知记者,由于很多重要的民用中心成为袭击目标,对教会的袭击也随之而来。“医院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但这或许是因为叙利亚的医院数量更多。学校也比教会更具有针对性。在教会这个背景下,情况就非常敏感了。就我个人和叙利亚少数团体而言,(我们需要)防止(迫使)他们成为流民的威胁。”

哈尼查克进一步辩称,阿萨德政权习惯指责民用中心是反叛军事组织的军事行动基地。“这是他们对医院的惯用模式,也是对付由白盔部队(在叛军控制区运作的志愿者协会们)运营的中心的惯用手法。他们会称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或其他类似的东西。现任政权的这种(操作手法)可以为他们广泛的袭击行为进行辩护。”

最近,记者兼人权活动家阿萨德·汉纳(Asaad Hanna)走访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五间教会。他告诉记者,在那里仍住着有数百名基督徒。

汉纳有解释教会内或附近住着有很多流离失所的家庭:“他们每天都在傍晚时作祷告。每天在教会里祷告一小时,主日也进行祷告。”“部分教会有很多破损之处,但这些都是由阿萨德政权在2011年早些时候对教会进行袭击时的弹片和炮击造成的。”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