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500vip彩票网址

时间:2019-12-09 16:00:47 作者:菲达国际 浏览量:54624

500vip彩票网址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如下图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见图

500vip彩票网址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500vip彩票网址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500vip彩票网址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亚洲城备用网站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虎途国际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

吉林快3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

点点娱乐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

威尼斯人贵宾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任天堂国际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

凯时国际ag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

缅甸银河国际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

奔驰国际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

ag8829环亚娱乐

眼前的高姊妹约莫50左右的年纪,个子不高,短短的头发显得格外精神、干练。常年待在农村被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黝黑,说话时脸上总是洋溢着爽朗的笑容,问她问题时,还没听见说什么笑声就先一步响起。

据教会的传道人介绍,高姊妹现在是教会的负责人,一个月前弟兄姊妹一起投票“选举”的她。被问到怎么会成为教会负责人时,高姊妹大笑着说:“只能感谢主,这都是主的高抬……”让她做信仰见证,她也一直笑着说:“我不会说话,普通话也说不好,怕见证不好……”

拗不过传道人在旁一直鼓励,最后高姊妹只得“妥协”,称可以做个简短的见证,但因着不会说话,所以就“说到哪算哪”吧。

以下是高姊妹的见证自述:

1998年我开始接触信仰。在那之前,我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容易生气,也喜欢生气。我常常跟家里人吵架,跟丈夫也吵得很凶。那时我才30岁多一点,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因为时常动怒、哭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最重时也不过才90来斤。

当时住在我周围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基督徒,见我每天又是生气又是爱哭,愁眉苦脸的看着实在可怜,便要带我去教会。她们说:“来信主吧!信主很好,信主会很喜乐的。”那个时候她们没有跟我说过信仰还需要“荣神益人”,只是说信主很好,能让我高兴起来。

信了主就能高兴,我肯定是愿意的。但真正去了教会后是什么感觉呢?有一次教会讲道时说,“我们都是罪人”,我一听“罪人”这两个字就不高兴了。既然教会都是“罪人”去的地方,那为什么她们还硬要把我拉过去呢?去教会的都“不是好人”,但我是个好人啊!——因着对“罪”的错误理解,每次去教堂我都是哭着去、哭着回,感觉自己硬是被拉到了一个监牢里,那里面除了我全都是罪人。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也很是搞笑。

渐渐地,随着听道越来越多,对信仰也开始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不再肤浅的觉得教会就是“罪人”呆的地方,而我这个“好人”不能去教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什么是“荣神益人”,什么是“新生命”,我依然不懂,只是觉得信仰后确实很快乐,跟着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诗班和服事,大家唱唱诗跳跳舞,心里很愉快。

因着对信仰仅仅只是停留在敬拜、赞美上,我觉得信仰就是为了让人高兴,所以虽然信了主我也没有太多内在的改变,牧师讲道时说“不能骂人”,脾气上来了我就忍着一直不去骂人。但外在虽然不骂人了,心里却一直在骂人,一直恨。有时回家跟家里人斗了嘴,我心里特别生气,嘴上忍着不说骂人的话,心里却在咒诅对方。

2001年时,家里要盖新房子,但没有钱,我就出去打工了。出去打工的几年时间,我基本没有进过教会——我没有什么手艺,就找了一个做假烟的厂家在那里待着。每天7点起床,晚上黑天了才能回去睡觉。因为是做的不合法生意,我们一群人都是偷偷摸摸地早出晚归,吃住都在一个小屋子里,进去就给关起来,形同囚犯。囚犯都还有出来放放风的时候,但我们基本都不能走出那个小屋子。有时货要的急,老板催的快,一天就只能睡3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白天晚上不能睡觉,通宵加班加点地要将货赶出来。

那几年真的非常辛苦,整日整夜的都关在屋子里,见不到阳光。因为做着这不好的事,行动上又受到限制,我也没办法去教会,信仰就变得更加不清不楚了。

2006年我回到老家,又重新回到了教会继续聚会、听道。那时家里还欠着盖房时借的2万多块钱的账,孩子又要上学,家里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家里盖房子欠的2万多块钱的账,帮助我还掉吧!让家里的钱能够叫孩子上学,还做个小生意,我就满足了。我也没有多大的要求,也不要赚多赚少的……”

其实,我出去的这么些年一直远离主,没有与主亲近。当时做着不好的事自己也不知道那是在犯罪,回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主献上悔改认罪的祷告,反而是先求主帮助我还债……算起来我从1998年开始信仰,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有8年的时间,但我对信仰始终不清楚、不明白,只知道信主好,有病有事了就求主帮助,平日里也很少读经祷告;牧师教导说不能跟人吵架,我就不跟别人吵架,但内心却还是憋不住有恨。但主的心怀意念远远超过我的所思所想,他向着人的慈爱和恩典也远远超过我们的所要所求。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后,家里的经济情况逐渐好转,2万多的欠债很快就还完,甚至还有一些余钱能做一些小生意。

主对我祷告的垂听让我开始感觉到,信仰不止是我向主要去“求什么”,还应当去“回应主”。于是我重新拾起诗班的服事,在教会时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积极主动,看见有什么活我就马上去干,碰到需要动手的就即刻做……就这样,我参与教会服事一直走到了现在。

笔者后记:

这是一篇简短的分享,正如高姊妹自己所言,“不会说话,怕见证不好”,所以就“说到哪算哪”。短短十几分钟的见证里,高姊妹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告诉笔者,过去她是怎样一个爱生气也容易生气的人,但她说话时却是笑声朗朗,看不出一丝过去“爱生气”的痕迹。提到出去工作的几年时间是在造假烟时,她特别不好意思地强调:“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悔改了……主管教了我,我再也不做这些事了……”

高姊妹没有细说主如何管教了她,也没有细说她在信仰上的转变,她的时间都用了两个阶段上:一是讲述过去的自己;二是讲述成为教会负责人的自己。高姊妹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其实每个弟兄姐妹都比我好比我强,但是圣灵抬举……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站在这个位置上,真不配,也不合适。其实我口才也不好,我的胆量也是最小的。我在那个时候说话也可为难了,心里想说什么,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都是神的高抬。感谢主,弟兄姐妹对我也特别爱……”

高姊妹反复提到,她做教会的负责人其实做的不好,虽然她站在这个位置上,但实际上弟兄姊妹做得更多,比她担当的也更多。在高姊妹身上,笔者看到了一个农村普通信徒的缩影:简单,直白,爽朗,对主有着完全的信靠与感激。因为得着了基督的爱,所以相信爱,也去回应爱,这不正是信仰里最单纯的世界么。

....

热门资讯